返回

权威观点

权威观点

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监管权威解读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

  • 时间:2017-05-20 22:54:16

 

 

5月9日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引起业内广泛关注,舆论持续发酵。期间不乏为博眼球,掐头去尾解读的“全新意见”,引发行业恐慌气氛。在中欧商学院举办的十三届中国健康产业高峰论坛现场,国家卫生计生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女士独家回应了监管的疏堵结合的治理态度。

严格监管互联网诊疗服务。鼓励改善诊疗流程的非核心业务。

 

 

 

焦雅辉坦言自己也是学医出身。孙悟空的悬丝诊脉也只是神话故事。现实中的医学既是自然科学也是人文科学,医疗就是面对面地给患者提供医学服务和人文关怀,“偶尔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也道出医学的本质。医疗的复杂性也源于这种伟大情怀。

在这种情况下,对于需要首诊的病人不能培养出【将来得病了,优先打开电脑,问问医生怎么办】的诊疗习惯,不能贪图便捷而牺牲质量、增加医患纠纷风险。据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CSF)学术研究结果:例如多囊卵巢综合症(伴有炎症痤疮)问诊的12家网站误诊率高达100%。因此需要首诊的病人期望的是便捷高效的线下诊疗:找医生,或者叫120送到医生身边。围绕核心诊疗领域,首诊必须得医生见到患者,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的资质问题是重中之重。这既是对患者的保护,也能保护医务人员避免陷入纠纷的泥沼。

 

 

关于互联网医疗,行业也有过“医疗有时移不动”的共识。互联网医疗的规范监管,需要疏堵结合:保护起那些移不动的部分,帮助加速能移动的部分。

监管部门对此作了前期研究,焦雅辉会上表示:互联网相关医疗服务主要分为两大类:

一类是集中在核心业务领域——诊疗服务。说白了就是“在网上给大家看病、给大家开药”,需要被严格监管。

另一大类就是非核心业务:诊疗以外的,给患者、医生、医院提供的服务。例如网上信息查询和咨询,挂号、支付,以及医疗大数据、医生辅助决策知识库等。这些业务在诊疗以外,为医方和患方提供便利的服务,提升诊疗效率。

 

 

考虑到两个业务领域的本质差异,采取的政策也是不一样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强调依法治国的原则,尤其涉及到人的健康和生命安全的关键领域,要更加强调依法依规,这是不能突破的底线。所以围绕诊疗这个核心领域:监管会从严管理。

而目前从国际经验和国内现状来看,互联网医疗在诊疗方面比较成熟的两个模式分别是:远程医疗和慢病管理。

远程医疗就是有资质的机构对接机构,相关医务人员之间开展的诊疗合作。慢病管理目前在很多的地方有所实践。慢病签约服务对病人是连续管理的过程,医生对病人的情况非常清楚。互联网医疗还可以通过可穿戴设备做一些日常健康监测,包括长期慢病用药的调整,病情突变时也可提醒病人赶紧到医院及时就医。这两个领域是全世界来看比较成熟,也能充分发挥互联网技术的优势。

当然将来随着技术发展,新模式的开发和证实,互联网诊疗肯定不仅仅局限于这两个领域。达芬奇手术机器人,最早的初衷就是远程完成手术。将来随着技术的成熟,甚至不排除互联网诊疗逐步扩展到远程手术的范围,但是目前来讲还远达不到这个程度。

所以说核心的“诊疗“业务一定要强监管,要保证医疗质量安全。医疗领域的严格准入和监管,是全球通行准则。

 

 

疏堵结合:堵住移不动的环节,另一方面就要充分发挥疏导的作用。国家卫生计生委办公厅发出的征求意见稿另一部分是:关于推进互联网医疗服务发展的意见。

通过互联网医疗合理推动非核心业务的发展,也是推动医疗改革的必由之路。在需求侧抓了这么多年的医疗服务:提高医务人员的满意度、提高患者的满意度…到今天进入了一个平台期,很难再发现有什么创新的手段,能够再进一步改善医患的需求和感受。剩下的一个有效的途径是什么呢?就是利用互联网+,化解一些以往难以解决的问题和瓶颈。比如预约诊疗、网上挂号、信息推送、信息指引、包括大数据的运用……这些对于效率提升和医患关系改善都有非常好的作用。所以在指导意见对于非核心业务的应用是鼓励和支持的。

以安全为本,以法律为纲,互联网在这样的土壤上才能有最大程度的自由和创新。这也是政策出台的背景。

 

 

END

 

 

 
 

分享医疗政策洞见

 
 

欢迎来稿交流

 

 

责任编辑:徐上